查看: 3091|回复: 6

孔乙己放水。中华龙先生来看看吧,挺好玩的。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4-6-20 20:44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肯德基快餐厅的格局,是和别处不同的:都是当街一个高大的玻璃门,门里是柜里可以点餐。来联合国开会的人,傍午傍晚散了会,每每花2美金买一个汉堡盒薯条,——这是十多年前的事,现在一份汉堡加薯条要涨到5美金,——靠窗户坐着,慢慢地边吃边聊;倘肯多花一美金,便可以买一葡萄酒,或者披萨,做配餐了,如果出到十几美金,那就能去中餐馆吃炒菜了,但这些顾客,多是来联合国申请救济的,大抵没有这样阔绰。只有发达国家的领导,才踱进店面隔壁的房子里,要酒要菜,慢慢地享受。
  我从西太平洋大学毕业后,由于是野鸡**没人承认,便在联合国大楼对面的肯德基快餐厅当伙计,主管说,我外语不行,怕侍候不了各国政要,就在外面做点事罢。外面的普通食客,虽然容易说话,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。他们往往要亲自数土豆条的数量,看过汉堡包的凉热,然后放心:在这严重监督下,少给点土豆条也很为难。所以过了几天,主管又说我干不了这事。幸亏荐头的情面大,辞退不得,便改为专管收拾餐桌这样一种无聊职务了。
  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大厅里,专管我的职务。虽然没有什么失职,但总觉得有些单调,有些无聊。主管是一副苦逼脸,主顾也没有好声气,教人活泼不得;只有孔乙己到店,才可以笑几声,所以至今还记得。
  孔乙己是发展中国家领导人里好装逼的唯一的人。他身材很高大;土黄脸色,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;一部乱蓬蓬的花白的胡子。穿的虽然是长衫,可是又脏又破,似乎十多年没有补,也没有洗。他对人说话,总是外交辞令,说了半天全是废话。因为他姓孔,别人便从描红纸上的“上大人孔乙己”这半懂不懂的话里,替他取下一个绰号,叫作孔乙己。孔乙己一到快餐店,所有吃快餐的人便都看着他笑,有的叫道,“孔乙己,你又放水了!”他不回答,对柜里说,“两个汉堡,一杯土豆条。”便排出5美金硬币。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,“你一定又偷偷放水了!”孔乙己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……”“什么清白?我前天亲眼见你说要定向降准,房价又要暴涨。”孔乙己便涨红了脸,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,”定向不能算放水......定向!......调结构的事,能算放水么?”接着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”涉农贷款”,什么”支持小微企业”之类的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,市场上充满了欢乐的气氛
 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,孔乙己原来也是个好当家,但由于经济形势恶化,房价暴涨,人民币升值出口又不行,于是愈折腾越苦逼,弄到将要崩溃了。幸而懂一点金融知识,便时不时刺激一下经济,换一点增长速度。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,便是好大喜功。一看GDP低于一定数值,便连夜印钞,半夜降准。如是几次,房价翻了几番,屁民叫苦连天。孔乙己没有法,便免不了偶然做些偷偷放水的事。但他在我们店里,品行却比别人都好,就是从不拖欠;虽然间或没有现钱,暂时记在粉板上,但不出一月,定然还清,从粉板上拭去了孔乙己的名字。
  孔乙己吃过半杯薯条,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,旁人便又问道,“孔乙己,你当真懂经济么?”孔乙己看着问他的人,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。他们便接着说道,“你怎的连房价都控制不住呢?”孔乙己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,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,嘴里说些话;这回可是全是信心比黄金还重要之类的话,一些不懂了。在这时候,众人也都哄笑起来: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  在这些时候,我可以附和着笑,主管是决不责备的。而且主管见了孔乙己,也每每这样问他,引人发笑。孔乙己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,便只好向孩子说话。有一回对我说道,“你学过经济学么?”我略略点一点头。他说,“学过经济学,……我便考你一考。放水,怎样放?”我想,把经济搞得一团糟的人,也配考我么?便回过脸去,不再理会。孔乙己等了许久,很恳切的说道,“不知道吧?……我教给你,记着!这些方法应该记着。将来做总理,宏观调控要用。”我暗想我他妈屌丝一个,和总理的等级还很远呢,而且我们奥黑只知道量化宽松;又好笑,又不耐烦,懒懒的答他道,“谁要你教,不就是降准、降息、回购、降低贴现率么?”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,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,点头说,“对呀对呀!……还有几个阴招,你知道么?”我愈不耐烦了,努着嘴走远。孔乙己刚用指头夹了薯条,想在柜上写字,见我毫不热心,便又叹一口气,显出极惋惜的样子。
  有几回,旁边网吧的孩子听得笑声,也赶热闹,围住了孔乙己。他便给他们一人一跟薯条。孩子吃完薯条,仍然不散,眼睛都望着杯子。孔乙己着了慌,伸开五指将杯子罩住,弯腰下去说道,“不多了,我已经不多了。”直起身又看一看薯条,自己摇头说,“不多不多!多乎哉?不多也。”于是这一群孩子都在笑声里走散了。
  孔乙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,可是没有他,别人也便这么过。
  有一天,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,掌柜正在慢慢的结账,取下粉板,忽然说,“孔乙己长久没有来了。还欠十九个钱呢!”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。一个喝雪碧的人说道,“他怎么会来?……他忙着调控呢。”掌柜说,“哦!”“他总仍旧是放水。这一回,是自己发昏,竟放了四万亿。四万亿,会淹死人的”“后来怎么样?”“怎么样?先是痛哭流涕,后来又说身不由己,反正是拍屁股走人。”“后来呢?”“后来就退休了。”“退休了怎样呢?”“怎样?……谁晓得?许是仰望星空数星星吧。”主管也不再问,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账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4-6-21 21:28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放水啦放水啦!重新放水刺激经济啦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4-6-22 21:50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继续讽刺孔乙己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发表于 2018-3-5 11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哎呀,写了这么多的好文章,以前咋没看到呢?呵呵,耽误学习了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鲁中网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鲁中论坛 ( 鲁ICP证05034096号 )

GMT+8, 2018-9-19 07:26 , Processed in 0.085250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举报电话:0533-5355377      举报邮箱:1632949315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