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1957|回复: 3

儿时的战斗

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发表于 2017-9-22 20:0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渔樵耕读 于 2017-9-22 20:08 编辑

儿时的战斗
    “肖家庄,不嫌脏。干屎头,当干粮。洗脚水,当饭汤。”这是我最熟悉的一首“土儿歌”。它是当年我村“少年先锋队”对外村(肖家庄)的宣战书。每当想起这首儿歌,就想起当年那些惹事生非的战斗故事。
    想当年,吃不饱闲得慌,临近村庄的孩子们经常相互找茬争斗。周末白天或平日放学以后,孩子们都聚在各自村口,窥探“敌方”动静。挑战的一方先唱那首儿歌,当然那庄名是要相应改换的。比如“肖家庄”骂我们的时候,那是一定要把村名换成“邹家庄”的。战斗的开头都是“文斗”,应该叫作“你方唱罢我登场”。随着“军歌嘹亮”,冷不丁有“冷弹”飞来,于是战斗的帷幕拉开,双方开始对攻。
    那时战斗的武器就是石头瓦块之类,稍硬的土坷垃也行,这也就是“子弹”,发射装置就是手臂。比较高级的就是“扔(我们读wēnɡ)布袋炮弹”,用两根等长的细绳,系巴掌大小一块布兜,放上小石头之类。一只手攥着两个绳头,把绳子在头顶上抡几圈,然后奋力向前方掷出(同时急松一个绳头),这样投出的炮弹远而有力,嗡嗡作响。既提我方士气,又能震慑敌方。上边说的“冷弹”就是这玩艺发射的。
    小时候的我,身体算不得壮硕,我特地让娘给缝上两个稍大些的口袋,好尽可能多的装入些子弹。一次短兵相接,双方相距只有几米。子弹横飞,打在身上,“噗噗”有声。我的“弹药裤”被敌弹击破,子弹全撒了,身上还“挂了点彩”。我急中生智(应该是出于自保),伏身抓起土团乱扔。时遇顺风,“细土飞沙”使得敌人睁不开眼,他们只得掩面而逃。因祸得胜又得意,使我很是神气了一段时间。“轻伤不下火线”的精神一定很感人,所以从这以后,那个领头的“战争犯子”就总把我派进先锋队里打头阵。
    说也奇怪,那时的战斗不算不激烈,却极少有受伤的,也没有因此而致残者。或许那时的孩子大都十分“皮实”,很耐击打。
    有时候肖家庄无人应战,大概怕久疏战阵,失了斗志,我们就绕过它去“侵略”另一村。有时我们也搞“统一阵线”,联合“丙村”打“乙村”,但这统一阵线极不牢固,盟友靠不住。不几天又成了联合“乙村”打“丙村”或者“乙村”、“丙村”联合起来打我村。
    儿时的我“好武”超过“好文”。稍长大后,我还学过“三脚猫功夫”之类。我以为有“武”的经历,可以当个兵什么的,一定会有些出息。可惜这梦想终于没有实现,反倒是“武不行,文来凑”。后来我成了语文老师,更与“文”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诗曰:
儿时战争竞输赢,欲借此举到兵营。
石头瓦块扔布袋,粉笔黑板教书经。
多情少年英雄梦,无悔初心模范铭。
文武之道道不平,张弛有度度人生。
     ——(二〇一七年九月二十二日星期五)

     
发表于 2017-9-24 20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小时候就是这样的哈哈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9-26 22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天生做梦 发表于 2017-9-24 20:37
小时候就是这样的哈哈

谢谢您的赏评支持,握手问好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9-30 21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天生做梦 发表于 2017-9-24 20:37
小时候就是这样的哈哈

诚谢赏评,握手问好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鲁中网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鲁中论坛 ( 鲁ICP证05034096号 )

GMT+8, 2018-10-21 16:43 , Processed in 0.081189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举报电话:0533-5355377      举报邮箱:1632949315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