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1522|回复: 0

千里奔丧慰亲情

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发表于 2017-11-5 17:3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渔樵耕读 于 2017-11-5 17:35 编辑

            千里奔丧慰亲情
    堂弟晚上打来电话说,大娘去世了!
    我与弟坐动车次日下午到达蚌埠,随即进入灵堂吊唁守灵。夜里寂静,“天公亦哭”。淅淅沥沥的雨声,更增添了几分悲哀摧痛。
    当年我们家是我们村里,甚至是当地“第一革命家庭”。我爷爷是革命烈士,我大爷是华野某部营长,我父亲是山东公安队伍排长,我三叔是村里民兵。大爷十几岁参军,参加过淮海战役,又随军南下解放全中国。因为身体原因,后来转业到蚌埠铁路局工作。大爷三十多岁时与大娘结婚,两人有四女一男。1978年,大爷因病去世,只活了57岁。
    早年还有我奶奶,但由于距离远,大爷大娘几年才回老家一次。大爷去世,堂弟姐妹送骨灰回老家安葬后,大娘一家和我们老家几乎断了联系。我父亲去世,他们也没有人来。再以后有了手机,也随之有了短信问候之类。十几年里,借助出差机会,我们两家也有几次来往。因为血缘,亲情依旧。
    依稀记得大娘为人精明,办事干练,持家护犊,少被人欺。想我大爷不在,大娘独自拉扯孩子长大,含辛茹苦,自是很不容易。终于熬得子孝媳贤,四世同堂。如今九十仙逝,也算寿终正寝了!
    更记得大娘“重男轻女”,对堂弟极是宠爱有加。大娘或是为了老陈家“青烟不断”,自己百年之后,能有人烧香叩头吧?四年前,大娘与堂弟回老家祭祀我大爷,顺便安排自己后事,她要与我大爷葬在一处。这次我与弟亲临现场,三个“儿子”肃立守灵,也是对大娘在天之灵的极好安慰。
    若认真推论红色家族历史,我与弟、堂弟应该属于“红三代”。这个称谓不再值得骄傲,所以现在并不“多见”,也或终于不可能“成熟”起来。其实这也没什么,“红”可以永存,人终不能永生!但不管咋说,大娘与母亲,养育了我们这一代“红人”,也是对中国革命和建设的重大贡献!
    几年前堂妹曾经说,我们是他们一家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了。当时听了,眼泪都下来了。族人远隔,虽亲情依然,终归不能及时相聚,想想很觉悲凉。此次不远千里,亲祭大娘在天之灵,心中甚觉欣慰。
    临别时,堂弟提议以后我们尽量每年都要相聚,大家一致赞同。年龄大了,亲情更浓了,见面却是见一次少一次了。现在我们的“红四代”都已成家立业,“红五代”也在茁壮成长,但若使再像我们这一代“亲如初切”,恐怕是比较难了。
    明年清明,大娘将魂归故里。
    愿大娘安心等待!
   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鲁中网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鲁中论坛 ( 鲁ICP证05034096号 )

GMT+8, 2018-8-21 07:48 , Processed in 0.078094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举报电话:0533-5355377      举报邮箱:1632949315@qq.com